芒果评书--《人间失格》生而为人,对不起

in 书籍默认分类 with 0 评论热度839℃, 共1232字,需要4分钟

叶藏是一个得不到父亲关注的孩子。他找到仅有的、慰藉自己的方式就是不断的出丑,让自己成为他人的笑柄,在他人的笑声中他会有一点点快乐。他和她的共同之处就是渴望却缺乏父爱,在家庭中没有存在感,因为形成“讨好型人格”,想取悦身边的人,从而压抑自己的想法。他们渴望爱,又求而不得。但是久而久之,叶藏开始怀疑,悲观和绝望愈演愈烈,心灰意冷,相信人性是虚伪的,是恶,自暴自弃。他什么都知道,也什么都不知道。他自卑到骨子里,总是很轻易的被他人的言语所左右,几乎不说不——正如童年时父亲问他要什么礼物一样,他不能拒绝哥哥的建议。

d36664149c.jpg

书中的描写:
“随便好了,反正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让我快乐起来。但与此同时,别人送我的东西,无论多么不投我所好,我也不会拒绝。对讨厌的事物不敢明说,对喜欢的事物也像做贼似的畏畏缩缩,惴惴不安,令我倍感痛苦,而这种难以言喻的恐惧又使我苦闷不已。”
“我想到一个好方法,那就是假痴假呆,诈哑佯聋。这是我对人类最后的求爱。尽管我对人类极度恐惧,但似乎始终割不断对人类的缘情,于是借着装傻这一缕细丝来维系与人类的关联。表面上我总是笑脸迎人,暗中则是拼着死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般才艰难万分做出这样的奉侍。”

走出学校以后,他做的最多就是酗酒,纵欲。他不断的在女人之间徘徊,醉生梦死,麻痹身体,也麻痹心灵。

幸运的是祝子出现了。这个不设防的祝子,她的单纯唤醒了他的信任,像一束光照亮了叶藏晦暗的人生。他们的平静的婚姻几乎让他重生,让他误以为自己就此痊愈。

“我胸中泛起点点温暖,以为自己已慢慢成为一个普通人,不必在以悲惨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但堀木又出现在我的眼前”。

但是堀木又出现了,提醒叶藏曾是多么罪恶。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祝子被侵犯了,这令他痛不欲生,这两件事让他重回地狱。
“即将忘却的时候,却飞来一只怪鸟,用喙啄破我记忆的伤口。过往的可耻和罪恶的记忆转瞬间在眼前浮现,我坐立不安,恐惧到想要大叫。”

最终,叶藏还是没能摆脱自己的过去,战胜内心的恐惧和怀疑,他的人生更坏了。
最后他说,“我的不幸,恰恰在于我缺乏拒绝的能力”。
他还说,“一切都会过去的。”

他没死,但是太宰治却投水自尽了。

正如书的封面上写的“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有时还会被幸福所伤。”孤独、怯懦、自卑的叶藏了解自己,却走不出自己的牢笼。狂妄的为所欲为只是一种伪饰,心事从未向世人展开。

“我不相信神爱世人,只相信神的惩罚。所谓信仰,不过是为了接受神灵的鞭笞而在审判台前低头。我相信地狱的存在,却绝不相信有天堂。”

一个不相信天堂的人是不会升入天堂的,一个不信任幸福的人终究是不幸的。正如叶藏,还有太宰治自己。

“生而为人,对不起”这是太宰治作品中很出名的一句话,跟《人间失格》的书名联系起来,意思是感觉自己丧失为人的资格,觉得自己得不到社会的认同,对不起社会,不配做人。这既表达了对当时社会的不满,也是一种忏悔与反省,一种自我救赎。

一个一味讨好人间的小丑,因为恐惧,所以要拼命去抓住点什么,即便抓在手上的东西于自己而言并没有好处,但只要它们能令自己感到存在,那就牢牢地抓在手上。即便建立起与他人的情感链接,那也不是真实而有力的,而是虚弱的形式主义,就像叶藏交的朋友堀木只会同他一起喝酒,向他借钱,也不肯将真实的自己展现给他。因为恐惧,所以从未向外界敞开心扉,虚假的小丑形象挡住了伤害的同时也挡住了温暖与爱。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