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评书--《在黑暗中等待》只为遇见你

in 书籍 with 0 评论热度1163℃, 共2318字,需要6分钟

本书的基调以纤柔和悲凄为基调的“白乙一”,此书正是“白乙一”的代表作。在这本小说中,乙一用细腻的笔触深刻地描绘出了两颗孤独的灵魂内心的恐惧、无助与渴望。

s33468909.jpg

《在黑暗中等》的故事是从女主角和男主角两个人物的角度分别讲述的。这两个人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很孤独,因此他们更能理解对方,可以相互慰藉。更让人感到温暖的是,他们即使自己处于一种低迷的状态,却仍能够成为照亮对方的一道光。

故事的女主角本间满是一个因车祸已经基本失明的女孩。父母离异导致她一直没见过自己的妈妈,爸爸也在她失明后因中风去世,现实生活使得她在客观事实面前变得越来越孤独。随着她的失明,原本光明的世界逐渐变成了全黑的,这等于把她隔在了正常人之外。再加上盲人外出的不方便,尤其是她的“睁眼瞎”状态,更容易被陌生人忽视她是盲人。在经历过横穿马路时遭到司机的催促后,她的内心更脆弱了,因而越发恐惧外出。除了好友二叶和枝外,她几乎不和别人来往,整天只是躺在家里。她并不渴望打破这种平静的生活,可以说是在思想意识上也早已习惯了孤身一人。

故事的男主角大石明宏是一个性格比较孤僻,只会踏实工作,内心善良的人。由于不喜欢交际应酬,原本还担心单位中的后辈新人若木被前辈松永敏夫排挤的他,反而成为了众人孤立、取笑的对象。松永不仅暗中授意若木把工作上的事情都推给明宏做,甚至还在同事们面前声称要跟踪明宏并录下来。恰巧听到松永这番话的明宏被若木发现了,若木问他是否生气,他回了一句“我想杀人”。就是这样一句话,使得明宏成为了松永跌下站台死亡案件的杀人嫌犯。

被警方通缉的明宏悄悄藏入了满的家中,成功地躲过了警察的追捕。多日以来,原本只是安静地躲藏在角落中的明宏,终究不忍眼看着满被砂锅砸到头,本能地出手接住了砂锅并随手放在了桌上,从而彻底在满面前暴露了。满之前就已经发现家中食物莫明减少等蛛丝马迹,因而怀疑屋里还有其他人,经此一事更是确认无疑。她也曾恐惧、怀疑过潜入者会不会是坏人,但逐渐在与对方的和平相处中说服自己相信他不是坏人。明宏在暴露后,也曾担心满会突然喊叫甚至报警,但后来发现满一点不吃惊,这令他也慢慢卸下了心防。更夸张的是,后来满会做两个人的饭,等明宏一起吃。即便这样,他们始终保持着沉默,没和对方说话。

最终,在明宏的帮助和鼓励下,满在没有和枝的陪伴时也走出了家门。而明宏也在看到满的勇敢之举后受到了鼓舞,决定不再逃避松永的死亡案件,主动向警方坦白当时的情况。这个故事的结局也很温暖,被赶出公寓的明宏又回到了满家,两个人相约以后一起外出。

就像是满与明宏的相处,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与甜言蜜语,有的只是在对方需要时的默默相伴。《在黑暗中等》这个故事本身并不跌宕起伏,却在平静中给予读者一份心灵的慰藉。除了温暖人心,故事中松永的案件还有点悬疑色彩,也为这本书增添了吸引力。

明宏和阿满,都是两个囚禁在黑暗的人,一个因为眼睛,困在了黑暗里,不敢走出去,一个因为不善交际孤独的被排挤,甚至想过就这样陷下去。

他们结实于黑暗中的困境,一方难以走出去的小小空间,遮风挡雨,同时,也屏蔽了世界。

走不出去,外面是如此的恐怖,对着人鸣叫的喇叭声犹在耳畔响起,打开门整个世界仿佛一个张开嘴等着你走进陷阱的怪兽,喧嚣的声浪似乎瞬间就能将人碾碎。

不想走出去,走出去又能做什么?会被当成凶手吧,还是会被大家排挤嘲笑吧,还是这么不起眼没有价值吧。

这短短的十几天,两个人在黑暗,无言的交流,无声的接触,小心翼翼伸出触角的蜗牛,终于得到了回应

在各自迈出决定迈出这间屋子的时候,黑暗也在逐渐打破。

黑暗可以改变很多事情的虚实,杀人犯掩藏成善意的邻居,而入室的嫌疑犯却是目击的证人

在黑暗中等待,等待有勇气迎接未知时候的到来

2f221221639.jpg

“就算一颗心变成什么都长不出来的岩石,也至少不会造成任何人的麻烦,只是把自己变成一个感受不到喜怒哀乐,没有动荡的稳定的人而已。”不造成任何人的麻烦这种想法其实现代很多人都有,有些是因为不想被别人麻烦而以己度人,有些则是活的太过小心翼翼怕别人觉得自己太麻烦,有些是不想欠人情,总之理由名目繁多,但结果却都是一样的。自顾自,冷漠疏离的关系。很多时候其实感觉人和人的亲密关系的建立就是在相互亏欠相互帮忙之上的,只有付出一定的,才能收获。害怕后果不去做,什么都得不到,舒适区不是那么好呆的。羡慕别人朋友成群而你形单影只,只是羡慕然后安慰自己,没有意义。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世界对你所做的一切,所以我只能用手臂紧紧地抱住你,除此之外我什么也做不到。 但至少,我还可以为你哭泣。如果为你感到悲伤能够稍稍治愈你受伤的灵魂的话,那我情愿为你流干眼泪。如果自己的眼泪不够的话,那至少也让我为你祈祷。 所以,不要再伤害任何人了,也不要再恨任何人了。这也许要花上一些时间,但我希望你最后会原谅对你所作了如此多的过分的事情的世界。"

"……一方面心想世界各地此时此刻一定正发生着各式各样的事情,但另一方面又觉得,置身于黑暗中的自己跟世界上的一切事物没有任何关系。她拥有的只有这间房子,以及弥漫在其中的黑暗,没有其他东西的简单一人世界。房子是蛋壳、黑暗是蛋清,而自己则是蛋黄;是一种近似寂寥,却又安稳的感觉,就像被包在柔软的布中再埋起来一样。"

"虽然没有对话,但是炖菜的温度似乎将两人之间一直紧绷的气氛缓和了,好像双方都从原本所在的地方往前踏出一步,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一样;他们没办法轻易地将有自己以外的人存在这个事实抹去,彼此没办法无视对方的存在。从两人发现对方、知道彼此存在的那一刻开始,就算他们企图不予理会,互动也已经开始了。 "

"在家里这个有限的空间中,为熟悉的黑暗所包围,不用对任何人表达自我主张,安静地生活,想拥有这些并不需要到外头去!只要安静地呆在家中,自己就可以在不和世界的种种事物搭上边的情况活下去。房子四周有着像蛋壳一样的东西,守护者黑暗的空间和自己。 "

"记得小时候,她曾经在白天睡了个很长的午觉,醒来时四周已是一片漆黑了。当时她有一种出其不意的感觉,还感到纳闷,通常都只有在晚上裹着棉被睡觉时,或者经过阴暗的道路或走廊时才会被黑暗所笼罩,而且这些都是在事前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发生的事情——但是在白天睡着后醒来的情况不一样,也许是黑暗来得太过突然,让她感到莫名的惊慌。 "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