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评书--《拉普拉斯的魔女》预知轨迹

in 书籍 with 0 评论热度420℃, 共2776字,需要7分钟

小说的灵感来源于18世纪法国的数学家皮埃尔-西蒙·拉普拉斯,他提出:假设有智者能够了解这个世上所有原子的目前位置和运动量,他就可以运用物理学,计算出这些原子随时间发生的变化,进而完全预知未来的状态。在小说中,作者将“拉普拉斯假说”进行了实质化。开明大学的羽原博士应日本政府的要求秘密地进行这项实验,为了帮助植物人甘粕谦人苏醒,在征得他父亲甘粕才生的同意后,羽原利用谦人的大脑做实验,最终成功地拯救他,并且让他拥有了“拉普拉斯”的能力。

47cb7ad779.jpg

但是在谦人苏醒后,进行见证工作的过程中,无意间结识了羽原博士的女儿园华,随着两人的相识,园华发现了谦人和她父亲之间的秘密,也加入到这项实验中来,成为了第二个拥有“拉普拉斯”能力的实验体。

作者在书中描写到:羽原博士选择了成为疯狂科学家的道路,将自己的亲身女儿用来做人体实验,把她健康的大脑切开,植入经过基因改造的癌细胞,并安装了电极和仪器。在明知道园华有可能因为手术失败而死亡的情况下,羽原博士仍旧答应了园华用她做实验的要求。

我无法想象他的内心世界,却不能赞同这种做法。园华因为年幼时亲眼看见母亲为了保护自己,而被龙卷风刮走的场景,这让她一直处在当年那场龙卷风的阴影之下。她希望能有人预测到自然灾害的来临,帮助人们及时躲避危险。可我相信,她内心的真实想法是弥补当时不能抓紧母亲的手,让她在自己眼前消失的愧疚。

而作为父亲的羽原博士却始终没有关注过园华,让她走出那段阴影,甚至在园华请求他用自己做实验时,他无法克制自己内心的探究,想利用这场实验的重现性,掌握人类走向全新进化的关键。

也许羽原博士作为科学家是成功的,但是作为父亲他不是合格的,这也是作者在文中对于人性自私疯狂的一种隐晦的讽刺,以及对世界上存在着一些反人类实验的斥责。

87a277f245.jpg

小说中的另一个实验体——甘粕谦人也是一个不幸者。他的父亲甘粕义生作为电影导演,一心沉醉于电影创作中,观众称他为“百年难得一遇的电影鬼才”,同行中却有许多人质疑为了拍摄电影不顾及演员性命,甚至是无所不用其极的疯狂举动。

甘粕对身边的一切事物都极为苛刻,容不得半点瑕疵。他的残忍凉薄、冷酷无情让妻子难以忍受,不断地向他提出要离婚的请求,而甘粕义生在这种情况下,又得知自己的女儿萌绘在外面进行援交甚至未婚先孕。在他被学校约谈后,对于家人的存在充满了厌恶与难堪,于是利用硫化氢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还将自己的儿子弄成了植物人。

小说中的甘粕义生是个典型的伪君子形象,也是一个没有勇气面对生活的懦夫。他容忍不了一点失败,却要不断地面对现实的残酷。

他将家人的死亡伪装成是他们自杀,为自己树立了一个好丈夫、好父亲的形象。在儿子成为植物人后,他将儿子送去医院,每天在他的床前照顾他,甚至还把自己的心路历程写成日记发在个人博客上。

在他的博客中,没有对生活的抱怨,却隐晦的表达自己的妻子有心理疾病,而他虽然一直守护在妻子身边,却还是没能阻止妻子害死全家人,这也让他陷入到了沉重的愧疚与绝望中。人们心痛他的遭遇,鼓励他早日走出阴影,拍出更多优秀的作品。如果我们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这样的故事确实是令人同情的。

甘粕谦人在苏醒后假装失去记忆,将自己的父亲看作是陌生人,无论甘粕义生如何在病床前照顾他,他都冷漠相待。甘粕义生心灰意冷,离开医院四处流浪旅行,在蛰伏了一年后,将自己的这段经历创作成电影剧本。

直到谦人利用“拉普拉斯”的能力向甘粕义生复仇时,才揭开了故事的真相。甘粕义生将家人的死亡,自己的经历都计算在其中,成为他创作的剧本。他在博客中虚拟出自己理想中的家庭,利用家人的死亡完成自己的电影创作,他的行为令人毛骨悚然,也让人觉得可悲,自始至终甘粕义生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以自我为中心,对待不完美的家人就是消灭掉他们,再将他们塑造成自己心目中的样子,甚至在他们死后也要利用到底,完成自己的创作。他以为身边的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中,实际上他早已失去自我,沦为一头披着人皮的毫无人性的野兽,被恶念驱使的野兽,又如何能感知世界,创作出有灵魂的作品呢。

3f160a8e8e.jpg

甘粕谦人是人类中第一个获得超预测能力的人,却也是作者向人们传递出的一个信号。他利用温泉中的地热原理,连续制造了两起硫化氢中毒事件,且将这场复仇伪装成普通的自杀案。小说中作者对于这两起案件经过的描述,也是极有深意的。

第一起发生在赤熊温泉的案件中,死者是一位六十多岁的电影制作人,水城义郎。他与新婚妻子,二十六岁的千佐都一同来这里泡温泉,而千佐都却在和他出发去温泉地的中途,发现自己忘记拿相机的电池返回了旅店,之后便看见水城义郎死在了温泉池边。

作者从旅店老板娘对他们异样的打量,水城母亲对他们结合的反对,甚至是在不久前水城义郎买的保险的受益人是千佐都,这些多重的描写渲染中,向人们透露着这场案件的不寻常。其中一个很有深意的片段,是水城义郎的母亲写信给警局让他们派人保护自己的儿子。而在警员找到水城母亲时,她反复的强调是千佐都贪图自己儿子的钱财,谋杀了他。在警员无法因为这种单纯的臆想去保护儿子时,水城母亲斥责警员:总是在事情发生后才行动还有什么意义。

小说中作者对于整体的故事情节的把握其实并不复杂,可是他对于许多细节的描写却是极富深意的。像水城夫妻这样年迈富有的丈夫与年轻貌美的妻子结合,难免会被世人揣测,这既是人性中的恶意,也是现实给予人们的思考。而水城母亲对警员的反问更是应和着小说的关键点。未雨绸缪对于人类来说是可以预测到的幸事,可人们的忽略与侥幸总是让这样的预测变得毫无意义,我们如何利用预测去避免生活中的不幸,这是在我们有天能够获得这种能力,或者在某些时候我们能做到的情况下应该去考虑。

随着第二起硫化氢中毒案件的发生,作者才逐渐地将故事引导在甘粕谦人身上。我们发现两起案件都涉及到千佐都,是她将受害者引到了案件的发生地。而这次案件的受害者,是一个电影演员,那须野五郎。作者创作故事的巧妙在于将许多看似无辜的人物逐渐的牵引在一起,让我们看到了他们彼此之间的联系。

甘粕义生、水城义郎、那须野五郎,这三人围绕两条活生生的人命所创作出的电影剧本相互勾结,并且因为各自的利益而隐瞒了事情的真相,最终谦人对他们进行了复仇。在这段复仇之路上,作者也在不断地引导我们去思考小说中的核心问题。谦人得到超预测的能力,并且利用这个能力进行了完美的复仇,在人类得到如此强大的能力时,我们不能保证所有人都能像园华那样,利用它来避免曾经我们无法预测的自然灾害。当我们存有私心时,这种超预测能力便会成为杀人工具。

可是世间像甘粕这样的恶人并不在少数,羽原博士的初衷是推动整个人类的基因文明向前发展,但是在小说中作者并没有提及过究竟要如何利用这种能力才是正确的,在人群中还存在着许多有可能利用超预测能力来作恶的人,要如何处理这些人,这也是在未来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的需要考虑到的。

小说中,当园华和谦人得到这种能力时,他们不见得是幸福的。如果可以预测未来,预测下一瞬间发生在自己身边的灾祸,当然是一件好事,可是当这种能力被无限放大之后,延长了对于人类整体进程的认知,超越时代的文明也许对于知道的人而言并不一定是件幸事。所以谦人才会在复仇之后,避开众人,远离社会;而园华也时常充满痛苦,在保镖好奇地问她:“这个世界的未来,到底怎么样?”时,对他说:“你还是不知道比较幸福。”要成为拉普拉斯的恶魔,就必须做好应对未来的觉悟,这样的能力并不是一个普通人所能驾驭的。

Comments are closed.